惊郓

方王,周翔,喻黄,双花,韩张,轩策

方王赛高!!!

妥妥的叶修攻党。

他们怎么,那!么!好!

一个很正经的人。

努力修行。

有精神洁癖。雷点比黄烦烦的气泡还多

私以为所有不喜欢墨香铜臭的太太都是人间瑰宝。

【周翔】红丝带呀


摸鱼,两只小游客~

小甜饼一块,感谢食用

以下,正文:

他们来的时间实在算不上好。

明湖以夏日里满湖摇曳的荷花最为出名,而现在,未出正月,天气是比先前暖和许多,湖里却还是萧瑟的紧——干枯的花茎支撑不了莲蓬的重量,一并沉在水中,被泡的棕黄。往日大且碧绿的荷叶此时也浸于水中,收拢在一起,叶上的脉络在水中越显嶙峋。

哪有什么荷花可看?就算是游湖一遭,也不一定看得见零星碧色。

迎春花倒是已经开了,点点的黄色花朵一簇簇的拥挤在路旁,可爱又喜人。

孙翔拿手机照了几张照片,看着相册里被留下的景色,突然撇了撇嘴,用胳膊肘轻轻撞了撞周泽楷,“喂,周泽楷,你看这迎春花有没有想到什么?”

周泽楷回头看他,鼻梁上的墨镜被手往下一移了移,露出一双写着疑惑的清澈眼睛,“嗯?”

颜值略高。真他妈的犯规。

孙翔把自己心里蹦跶的小怪兽按回原处,勒令他不许再闹自己脸红。“把墨镜戴回去,谁知道会不会碰上几个粉丝啊。”孙翔瞅了瞅四周——石板路上有游客结伴走过,人数比不得旺季,在这种时候也不算少了。他伸手帮周泽楷把墨镜往上推了推,动作很快,却透着一股小心劲儿。得到枪王大大一个回报的笑后,又梗着脖子嘀咕:“翔哥才不想被粉丝认出来后和你一起在风中狂奔呢。”

周泽楷抓着他的手亲昵的挠了挠。

孙翔回握住他的手。对他们这一行来说,手无比金贵,下了许多功夫保养。孙翔总觉得周泽楷的手是全联盟最好看的手,白皙且骨节分明,敲击键盘的时候比那些演奏家弹钢琴还要好看。有个描述叫“在指尖跳舞”?孙翔笑,是周泽楷的指尖在键盘上跳舞。他用力握了握,不由得意的想着——哼,这双手,这个人,都是翔哥的了。眼睛满足的眯了眯,柔和的日光散在他们二人身上,“周泽楷,你说这迎春花像不像蓝雨的那个黄少天?”

周泽楷疑惑了,仔细观察了那开的热烈的迎春花,颜色倒是挺像黄少天前辈的发色,不过孙翔自己也是黄头发呀。

他抿抿嘴,想起江波涛曾给他看的一些恋爱十八招里的句子,日常生活中要抓住适当的时机多夸一夸另一半,便摇了摇头,开口道:“不像。”

“像你。”然后慢吞吞的说出下一个词:“可爱。”

孙翔的脸刷的一下红了个彻底,心里的小怪兽叫嚣得越发厉害。他微微低下了头,想要掩饰自己发烫的脸颊,耳朵上的红晕却狠狠出卖了他。周泽楷满意了,正要趁胜追击再说几句,孙翔喉咙中滚出几个气音,哼哼唧唧的好不可爱,周泽楷心里的小人瞬间仰面倒地。

周泽楷这一计直球打过来,孙翔连为什么看到迎春花后想到蓝雨的黄少天这茬都忘了,掩饰般的嘟囔一声:“你翔哥这叫可爱?这叫帅。”

周泽楷从善如流:“嗯,帅。”

孙翔被夸的挺开心,决定奖励一下周泽楷,环视一周,发现了一处卖冰糖葫芦的店铺,便松开了周泽楷的手,留下一句“等我”,噔噔噔跑向了店铺前排了不少人的队伍。

等了三四分钟,孙翔就举着一串冰糖葫芦和一串冰糖草莓回来了。山楂和草莓都裹了糖浆,太阳光一照亮晶晶的。周泽楷接过了草莓的,在孙翔的注视下咬了一口,“好吃。”

孙翔咧开嘴笑了,“那是,也不看是谁买的。”说着,他也咬掉了第一个山楂,嘴巴鼓鼓的,拉着周泽楷的手含含糊糊的说:“好吃。”

两人一起沿着石板路继续走着,时而交换着吃一颗对方的糖果子。周泽楷是真心实意想让孙翔尝一下草莓清甜的口感,孙翔却是藏了一份小心思在里边。他把山楂串送到周泽楷嘴边,满满的不怀好意。在比赛中一往无前的枪王大大顺着他的心思咬住最后一颗山楂,一张俊脸被酸的皱在了一起,囧囧的,孙翔瞬间笑出了声。

周泽楷忍着酸咽下山楂,瞅他一眼,便不再理他,兀自向前走。

孙翔连忙跟上,拉住了周泽楷的手腕,皱皱鼻子,说:“喂。”

“周泽楷?”

“生气了?”

周泽楷摇摇头,顺势牵起了孙翔的手十指相扣,正要说些什么,眼睛突然亮了亮。

孙翔顺着他的目光看过去,只见一座古色古香的建筑前几棵树木正探着枝丫,不知是什么品种,现在这时节树上还满是绿叶。而与绿叶相衬的,是挂在树枝上的条条红色丝带。风不小,树叶簌簌作响,红丝带也随风飘扬。

湛蓝的天空,石青色的墙壁,深褐的枝干,碧绿的叶子,鲜红的丝带,还有正站在树下往树枝上系红丝带的游客。

周泽楷走不动路了,眼巴巴的看着那角落一景。

他怎么了?莫非周泽楷也想学着那些姑娘们许愿系丝带?

孙翔撇撇嘴,觉得这一行为实在是不够男子汉不能彰显翔哥的气质。可再看周泽楷向往的模样,摸到真相尾巴的小斗神眉毛一扬,那丝丝的不情愿也化作风吹走了。

从不远处的小亭子里买了红丝带,两人拿着免费提供的笔趴在亭沿上刷刷刷写着。孙翔写的快,写完了把红丝带往手里一攥就歪头去看周泽楷的。可这心愿哪,又怎能轻易叫别人看了去。哪怕是自家亲亲小男友也是不行的。周泽楷护住丝带,一笔一划写好了最后一个字,孙翔只模模糊糊瞧见“孙翔”二字。

“周泽楷你写的什么啊?”孙翔心痒难耐,不由暗自猜测周泽楷究竟写了什么。尤其是丝带上有他的名字,更让人浮想联翩。

周泽楷和孙翔永远在一起?

周泽楷和孙翔一起拿冠军?

心里像小猫爪在挠似的,偏偏周泽楷护那丝带护的紧,硬是没让孙翔看到。

孙翔恼了,气鼓鼓的嘟囔一句“小气鬼”,脚下不停,踢着碎石块就闷头往前走。

周泽楷付了钱后跟上他,两人隔着不远不近的距离一前一后走到了许愿树下,孙翔瞄他一眼,故意踮起脚尖把丝带系在了一个比较高的树枝上。

周泽楷把丝带系好,看着写了自己心愿的红丝带被风吹动,满意的弯了弯眼睛,然后朝孙翔走起,凑近了自家生气的小斗神给他顺毛,“看见了,就不灵了。”

“周泽楷原来你这么信这个?!”孙翔惊呆了,看着周泽楷有些呆滞。

周泽楷抿嘴笑笑。

无意中挖掘出枪王大大另一面的孙翔缓了缓,跟着周泽楷往那座建筑里走,走过圆拱门,走过青石板,正要走进主屋,突然想起自己看见了周泽楷丝带上两个字,这样......会不会不灵了?孙翔大惊,连忙问道:“你这么信那个,到底灵不灵啊?”

周泽楷牵着孙翔的手走进屋子,“你猜。”

孙翔说:“别闹,快说快说。”

孙翔的眼睛瞪得圆溜溜的,周泽楷的心也变得软乎乎,他顿了顿,温声道:“......心诚则灵。”

至于那丝带上写了什么。哎呀,风儿应该会知道。

————————:——————~————————
悄咪咪说一句
看到迎春花想到黄烦烦的是我……不知道为什么就想到了天天的文字泡,然后翔翔的思路就被我带跑了……

第一次写全职同人,还请多多关照~

下一篇还是周翔(〃∇〃)

感谢食用🌹

评论(11)

热度(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