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郓

方王,周翔,喻黄,叶黄,双花,韩张,轩策

方王赛高!!!

妥妥的叶修攻党。

他们怎么,那!么!好!

一个很正经的人。

努力修行。

有精神洁癖。雷点比黄烦烦的气泡还多

私以为所有不喜欢墨香铜臭的太太都是人间瑰宝。

【周翔】小迷·信

【周翔】小迷·信

 

 

01.

 

孙翔最近有些不对劲。

 

训练的时候还好,一到休息时间就和换了个人似的。不是拿着张纸写写画画,就是捧着手机不肯撒手。神情还很怪异。有时眼神飘忽、双颊绯红,有时失魂落魄、垂头丧气,活像......活像个思春的小少年。

 

吴启用胳膊肘捣了捣杜明,小声嘀咕:“小明啊,你说翔翔最近是怎么了?我咋看着他不大对劲啊。”

 

杜明把唐柔专访的网页关掉,抬头向孙翔那看去。

 

日常训练结束,队员们大多三三两两的去了休息室,训练室显得很空旷。于是孙翔把头枕在一只胳膊上、另一只手拿着笔不停勾画的身影显得愈发突兀,杜明深沉的看几眼,笃定道:“怕是恋爱了。”

 

“恋爱?小明你糊涂啦?翔翔唉,怎么可能恋爱!”吴启不信。

 

吕泊远凑过来,拍拍吴启的肩膀示意他小声点,“启子你别不信,我觉得也是,你看翔翔这几天红着脸看手机的架势,没准还是网恋。”

 

“网恋?!”

 

“厉害了我的翔!”

 

另一边江波涛看着有些不开心的周泽楷,轻咳一声,“小周,你怎么看?”

 

周泽楷摇摇头,没说话。呆毛蔫蔫的耷拉着,孙翔这几天一直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周泽楷饱受冷落,问他在做什么他也不说,似乎已经忘记了他们之间深刻的情谊。

 

说好的一起开心一起浪呢?说好的双一要做彼此的唯一彼此的天使相互守护(?)呢?

 

TAT

 

孙翔突然发出一声惊呼,几人纷纷朝他看去,只见孙翔挠了挠头发又趴了回去,似乎要把自己185身高的身体团在桌椅间,丝毫没有搭理他们的欲望。

 

江波涛捏捏眉心,止住了吴启几人的讨论,再看向周泽楷时发现他已经站了起来,朝孙翔那边走去。

 

众人的目光瞬间移到了他身上,看着他轻轻拍了拍孙翔微微耸动的肩膀,接着孙翔就和受惊的兔子一般跳了起来,“周、周、周泽楷?你干什么?!”

 

周泽楷默默把未说出口的“孙翔”吞了回去,沉默地站在那里看着他。

 

“我了个去,你吓死我了。”孙翔深呼吸几次,平复了过激的情绪。

 

孙翔手里还捏着张纸,有用黑笔写写画画的痕迹,周泽楷看了一眼,问:“你在做什么?”

 

“没、没什么。”孙翔当即凭借过人的手速把纸张揉成一团塞进了裤子口袋里,“你找我做什么啊?”

 

“......”周泽楷沉默,目光还在停留在孙翔的口袋上,顿了顿,说:“别趴着写字。对眼睛不好。”

 

孙翔胡乱的点点头,留下一句“一起吃晚饭啊”就火急火燎的逃离了现场。

 

杜明、吴启等人凑了上来,七嘴八舌的讨论。

 

“队长,翔翔到底怎么了?”

 

“不会真的谈恋爱了吧。”

 

江波涛问:“小周,问出什么了吗?”

 

周泽楷摇摇头,又开口道:“孙翔他,在写我的名字。”

 

嗯?

 

写队长的名字?不是网恋吗?这是什么操作?

 

几人又开始了猜测,江波涛眼尖的发现了周泽楷的脸色比之前来说好了不止一点半点。

 

好像......还有点愉悦?

 

 

02.

 

“日,这个楷到底是几画啊!”

 

“哎,孙是六画还是七画?”

 

“卧槽周泽楷咋又成二十八画了?”

 

宿舍里,孙翔坐在电脑桌前拿着支笔一笔一画的写着他的名字和周泽楷的名字,口中念念有词的数着笔画。“1,2,3......”奈何同一个字,每一次数都得出不同的结果。

 

从小到大从未重视过语文学科的孙翔选手终于在这一方面跌了个小小的跟头。

 

他暴躁的呼噜一把头发,又要颓废的趴下去,想到周泽楷对他的叮嘱,这才挺直腰板呼出几口浊气。

 

哎,数笔画什么的,太煎熬了。

 

这种事情......肯定难不倒小事情吧?孙翔可记得当时小事情还和他说过当职业选手之前自己的学习成绩很优异呢。

 

于是乎,刚刚和队员们进行完日常交流的肖时钦一回到宿舍,就接到了孙翔的电话。

 

“小事情!快来帮忙!!!”

 

“呃,”肖时钦握着手机笑笑,“怎么了?”

 

“帮我数一下周泽楷和孙翔有几画!我快被这几个字搞疯了!”

 

“几画?”

 

“就是笔画!”

 

“呃......”肖时钦扶额,“你打电话就为了这个?”

 

“对啊对啊,我快被搞疯了,每次数出来都是不一样的数字。”

 

我也不会啊......肖时钦沉默的想,平时写连笔字写习惯了,那里还知道什么笔画啊。不过他还是好脾气的调出电脑网页,搜了一下两个名字的笔画。

 

“竟然还有这种操作,我怎么没想到!”

 

那边孙翔说着,肖时钦把搜出来的结果告诉他:“周泽楷是29画,孙翔是18画。”

 

“哦哦,谢谢你啊小事情!”

 

“没事,你要这个数字做什么?”

 

“没什么,我看看啊,二十九减十八是个十一,十一的话,爱恨情仇缘爱恨情仇缘爱,哈哈我和周泽楷有爱!!”

 

肖时钦震惊了,手下一个失误就把刚刚打开的比赛视频关掉了,他也没再管视频,直接问孙翔,“你这是在做什么?”

 

孙翔的声音还透着一股子雀跃,“做测试啊,看看我和周泽楷怎么样,哈哈哈结局不错翔哥很满意。”

 

肖时钦握手机的手紧了紧,“你和周泽楷?小孙你弄这个干什么?”

 

“我要和周泽楷告白啊,当然要做些准备了!”孙翔心情很好的把那张写满了他和周泽楷名字的纸折了折,放进了电脑桌的抽屉里。“小事情先不说了啊,我这边还有个星座测试没做呢,改天聊!今天谢谢你了!”

 

“啊,”肖时钦听着电话里嘟嘟的忙音,思维有些掉线,“不谢。”

 

孙翔要和周泽楷告白?

 

告白前的准备是这种一听就不准的测试......?!

 

这个世界怎么了?

 

肖时钦突然觉得好心累。

 

 

03.

 

第二日轮回众人都被孙翔浓浓的黑眼圈吓到了。

 

吴启和杜明一左一右抓着孙翔问道:“翔翔你这是怎么了?”

 

方明华亦担忧的看他,“是啊,翔翔,你这黑眼圈快比上咱国宝大熊猫了。”

 

孙翔随意的摇摇头,“没事没事。”就是昨晚看星座解析看的久了点。

 

“方哥你看到周泽楷了吗?我找他有点事儿。”孙翔说着,打了个哈欠,忽然瞥见周泽楷从走进食堂门口,忙说一句“我先过去啦”就赶上前去。

 

“周泽楷!周泽楷!”

 

周泽楷看孙翔急切的跑过来,本来还很开心,看到孙翔眼窝处的黑眼圈后,又不由皱了皱眉。

 

“几点睡的?”

 

孙翔挠挠头发,在周泽楷面前站好,“啊,也就不到三点。”

 

“怎么熬夜?”

 

“唉,就是查了点东西,放心放心,不会影响训练的。”孙翔含糊的说,而后眼睛一亮,盯着周泽楷说:“周泽楷你快点告诉我你的出生时间!”

 

是担心你的身体。周泽楷闷闷的想,“出生时间?”

 

“对对对,就是具体到分钟不对是具体到秒的时间!”

 

???周泽楷有些懵,一直注意这边的轮回众人也有些懵。周泽楷问:“要这个......做什么?”

 

孙翔踢了踢脚,“没什么,就是有点用,绝对对你没坏处,周泽楷你就给我呗。”

 

“......哦。”周泽楷点头,“晚上给妈妈打电话,问了给你。”

 

“嗯嗯!”孙翔也大力点头。

 

窝在一边明目张胆偷窥的吴启戳戳杜明,“这是要生辰八字了吧,翔翔这是要干啥?”

 

“扎小人......?”

 

“滚蛋,”吕泊远说,“小明你这脑回路奇葩的,怪不得追不到你女神。”

 

杜明委屈败退。

 

方明华说:“生辰八字......合八字?翔翔竟然这么传统?”

 

众人震惊,合八字不是结婚才会做的吗?翔翔想和队长结婚?

 

 

04.

 

当天晚上拿到了周泽楷生辰八字的孙翔很兴奋,却还是坚定的拒绝了周泽楷一起出去吃夜宵的邀请,步伐轻快的回到了自己宿舍,完全没有注意到身后周泽楷混杂着难过、气闷的表情。

 

打开电脑,在到了袁柏清向他透露的微草队长王杰希查完寝回到宿舍的时间时,立刻就是一个QQ弹窗发了过去。

 

“王队!王队!在吗?”

 

袁柏清的消息果然靠谱,王杰希那边很快给出了答复,“?”

 

孙翔当即就把他的出生年月日分秒和周泽楷的出生年月日分秒发了过去,“还请王队帮我看一下!这两个八字合不合!”

 

王杰希也震惊了,他看着屏幕上那两串数字,十分不解为什么孙翔在这种事情上会来找自己。

 

是什么给了他这样的误解。

 

他懵逼着,刚刚和他通上视频的方士谦也有些诧异。王杰希缓了缓,给远在欧洲的方士谦说了下事情走向,方士谦立刻就是哈哈大笑甩过来。

 

“哈哈哈哈哈哈王杰希你还会合八字啊我怎么不知道哈哈哈哈”

 

“闭嘴。”王杰希回了方士谦一句后问孙翔,“你怎么......来找我?”

 

孙翔毫无心理压力的卖掉队友,“袁柏清说的!他说你会算命,那看八字肯定也难不倒你王队!”

 

袁柏清......

 

王杰希揉揉眉心,那边方士谦又是爆发出了一通大笑,“哎哟我去,不愧是我的徒弟哈哈哈哈!”

 

王杰希把手机扣倒,隔绝了方士谦笑得发抖的身影,不过声音还是很清晰的传了过来。

 

“这是谁的八字?”

 

孙翔顿了顿,“......周泽楷的和我的。”

 

王杰希点点头,他仿佛发现了什么。于是他毫无心理压力的敲下这么一行字:

 

“八字极合,天赐姻缘。”

 

孙翔没了声。

 

王杰希把方士谦解放出来,看着他笑得欠揍的脸,琢磨着是时候给袁柏清加些训练量了。

 

等到王杰希快睡了的时候,孙翔那个QQ窗口才又来了消息,“......谢谢王队!”

 

 

05.

 

江波涛这天叫住了孙翔。

 

这几天孙翔沉迷小世界,和队里活动有些脱轨。而且看周泽楷一天比一天蔫的脸......确实该好好了解一下情况了。

 

于是乎,在江波涛的宿舍里,孙翔和他面对面坐着,开始了副队长与队员间的友好沟通。

 

接着,江波涛的脸上也出现了和肖时钦如出一辙的懵逼的神情。

 

“翔翔你......是要和小周告白?”

 

“对啊对啊,我可做了好多准备呢,保证顺利拿下周泽楷!副队你可别告诉周泽楷啊。”

 

江波涛点了点头,往厕所那边瞥了瞥,还是有些不能理解,“翔翔你,做的什么准备?”

 

孙翔有些骄傲的抬起了头,“我从名字笔画、星座、生辰八字、身高、性格等许多方面都对我和周泽楷的配对做了研究!我俩天生一对!只要把事实摆他面前,周泽楷绝对答应我的告白!”

 

“翔哥出手,绝对成功!”

 

“哦......原来是这样。”江波涛表示自己的世界观受到了冲击,原来告个白还需要这么迷·信的吗!不过江副队还是尽职尽责的问了自家队长比较关心的问题,“翔翔,你什么时候告白?”

 

“快了,就这几天!等我再做个血型的配对就好了!”

 

“哦,我的意思是......调查得做,但是也不能忽略和队友的相处哈,你看小周这几天,都不太开心。”

 

孙翔歪了歪头,“嗯......是我没注意,我害怕他发现我做的研究来着!”

“为什么怕我们发现?”

孙翔一脸的理所当然,“那万一测出来的结果是我俩不合适,被周泽楷看到不就糟了。而且让周泽楷看我做这个,嘿嘿,有点难为情。”

“……哦。”

“那副队你还有事吗,没事的话我先走啦。”

 

“嗯,你先走吧。”

 

孙翔走后,江波涛使劲揉了揉眼睛,接着轮回队长无解的枪王大大从他宿舍的厕所里走出。

 

笑得和花儿一样。

 

哦,江波涛绝望了捂住了眼睛。

 

 

06.

 

“周泽楷,你听我说!”

 

“我从咱俩的血型、年龄、生辰八字、名字、星座等许多方面都做了研究,咱俩天生一对。怎么样,和我在一起吧。”

 

周泽楷没说话。

 

“好吧生辰八字是微草王队算的,你应该相信他!”

 

周泽楷依旧没说话。

 

“呃......好吧好吧实话告诉你吧,咱俩一个星座的,只有男女配对解析没有男男配对。不过咱来性格差异那么大!那星座配出来肯定也不准!排除星座咱俩还是天生一对!”

 

周泽楷还是没说话。

 

“呃......喂你说句话啊周泽楷。老子是真喜欢你真想和你在一起,而且咱俩真的天生一对啊,不信你可以问王队。”

 

周泽楷吻上孙翔的嘴唇。

 

 

小小的后记:

 

某日,江波涛突然问孙翔,“翔啊,你就没有想过万一测出来的结果是你俩不合适吗?”

 

孙翔回答:“这不成立啊,我俩真的天生一对。嗯......要是测出来结果不合适就继续测啊,反正这么多测试总会有结果是合适的!”

 

“其实这些测试好多都是迷·信啊,说我俩不合适的肯定都是假的。”

 

“反正现在我喜欢他,他喜欢我,嘿嘿,我俩就是天生一对。”

 

哦,这狗粮我拒绝。

 

 

 

 
ps:
上课时突然想到的梗,爱恨情仇缘什么的是我小学时玩的😂😂希望没有撞梗qwq

感谢观看~
 

 

 

 

 

 

 

 

 

 

 

【周翔】红丝带呀


摸鱼,两只小游客~

小甜饼一块,感谢食用

以下,正文:

他们来的时间实在算不上好。

明湖以夏日里满湖摇曳的荷花最为出名,而现在,未出正月,天气是比先前暖和许多,湖里却还是萧瑟的紧——干枯的花茎支撑不了莲蓬的重量,一并沉在水中,被泡的棕黄。往日大且碧绿的荷叶此时也浸于水中,收拢在一起,叶上的脉络在水中越显嶙峋。

哪有什么荷花可看?就算是游湖一遭,也不一定看得见零星碧色。

迎春花倒是已经开了,点点的黄色花朵一簇簇的拥挤在路旁,可爱又喜人。

孙翔拿手机照了几张照片,看着相册里被留下的景色,突然撇了撇嘴,用胳膊肘轻轻撞了撞周泽楷,“喂,周泽楷,你看这迎春花有没有想到什么?”

周泽楷回头看他,鼻梁上的墨镜被手往下一移了移,露出一双写着疑惑的清澈眼睛,“嗯?”

颜值略高。真他妈的犯规。

孙翔把自己心里蹦跶的小怪兽按回原处,勒令他不许再闹自己脸红。“把墨镜戴回去,谁知道会不会碰上几个粉丝啊。”孙翔瞅了瞅四周——石板路上有游客结伴走过,人数比不得旺季,在这种时候也不算少了。他伸手帮周泽楷把墨镜往上推了推,动作很快,却透着一股小心劲儿。得到枪王大大一个回报的笑后,又梗着脖子嘀咕:“翔哥才不想被粉丝认出来后和你一起在风中狂奔呢。”

周泽楷抓着他的手亲昵的挠了挠。

孙翔回握住他的手。对他们这一行来说,手无比金贵,下了许多功夫保养。孙翔总觉得周泽楷的手是全联盟最好看的手,白皙且骨节分明,敲击键盘的时候比那些演奏家弹钢琴还要好看。有个描述叫“在指尖跳舞”?孙翔笑,是周泽楷的指尖在键盘上跳舞。他用力握了握,不由得意的想着——哼,这双手,这个人,都是翔哥的了。眼睛满足的眯了眯,柔和的日光散在他们二人身上,“周泽楷,你说这迎春花像不像蓝雨的那个黄少天?”

周泽楷疑惑了,仔细观察了那开的热烈的迎春花,颜色倒是挺像黄少天前辈的发色,不过孙翔自己也是黄头发呀。

他抿抿嘴,想起江波涛曾给他看的一些恋爱十八招里的句子,日常生活中要抓住适当的时机多夸一夸另一半,便摇了摇头,开口道:“不像。”

“像你。”然后慢吞吞的说出下一个词:“可爱。”

孙翔的脸刷的一下红了个彻底,心里的小怪兽叫嚣得越发厉害。他微微低下了头,想要掩饰自己发烫的脸颊,耳朵上的红晕却狠狠出卖了他。周泽楷满意了,正要趁胜追击再说几句,孙翔喉咙中滚出几个气音,哼哼唧唧的好不可爱,周泽楷心里的小人瞬间仰面倒地。

周泽楷这一计直球打过来,孙翔连为什么看到迎春花后想到蓝雨的黄少天这茬都忘了,掩饰般的嘟囔一声:“你翔哥这叫可爱?这叫帅。”

周泽楷从善如流:“嗯,帅。”

孙翔被夸的挺开心,决定奖励一下周泽楷,环视一周,发现了一处卖冰糖葫芦的店铺,便松开了周泽楷的手,留下一句“等我”,噔噔噔跑向了店铺前排了不少人的队伍。

等了三四分钟,孙翔就举着一串冰糖葫芦和一串冰糖草莓回来了。山楂和草莓都裹了糖浆,太阳光一照亮晶晶的。周泽楷接过了草莓的,在孙翔的注视下咬了一口,“好吃。”

孙翔咧开嘴笑了,“那是,也不看是谁买的。”说着,他也咬掉了第一个山楂,嘴巴鼓鼓的,拉着周泽楷的手含含糊糊的说:“好吃。”

两人一起沿着石板路继续走着,时而交换着吃一颗对方的糖果子。周泽楷是真心实意想让孙翔尝一下草莓清甜的口感,孙翔却是藏了一份小心思在里边。他把山楂串送到周泽楷嘴边,满满的不怀好意。在比赛中一往无前的枪王大大顺着他的心思咬住最后一颗山楂,一张俊脸被酸的皱在了一起,囧囧的,孙翔瞬间笑出了声。

周泽楷忍着酸咽下山楂,瞅他一眼,便不再理他,兀自向前走。

孙翔连忙跟上,拉住了周泽楷的手腕,皱皱鼻子,说:“喂。”

“周泽楷?”

“生气了?”

周泽楷摇摇头,顺势牵起了孙翔的手十指相扣,正要说些什么,眼睛突然亮了亮。

孙翔顺着他的目光看过去,只见一座古色古香的建筑前几棵树木正探着枝丫,不知是什么品种,现在这时节树上还满是绿叶。而与绿叶相衬的,是挂在树枝上的条条红色丝带。风不小,树叶簌簌作响,红丝带也随风飘扬。

湛蓝的天空,石青色的墙壁,深褐的枝干,碧绿的叶子,鲜红的丝带,还有正站在树下往树枝上系红丝带的游客。

周泽楷走不动路了,眼巴巴的看着那角落一景。

他怎么了?莫非周泽楷也想学着那些姑娘们许愿系丝带?

孙翔撇撇嘴,觉得这一行为实在是不够男子汉不能彰显翔哥的气质。可再看周泽楷向往的模样,摸到真相尾巴的小斗神眉毛一扬,那丝丝的不情愿也化作风吹走了。

从不远处的小亭子里买了红丝带,两人拿着免费提供的笔趴在亭沿上刷刷刷写着。孙翔写的快,写完了把红丝带往手里一攥就歪头去看周泽楷的。可这心愿哪,又怎能轻易叫别人看了去。哪怕是自家亲亲小男友也是不行的。周泽楷护住丝带,一笔一划写好了最后一个字,孙翔只模模糊糊瞧见“孙翔”二字。

“周泽楷你写的什么啊?”孙翔心痒难耐,不由暗自猜测周泽楷究竟写了什么。尤其是丝带上有他的名字,更让人浮想联翩。

周泽楷和孙翔永远在一起?

周泽楷和孙翔一起拿冠军?

心里像小猫爪在挠似的,偏偏周泽楷护那丝带护的紧,硬是没让孙翔看到。

孙翔恼了,气鼓鼓的嘟囔一句“小气鬼”,脚下不停,踢着碎石块就闷头往前走。

周泽楷付了钱后跟上他,两人隔着不远不近的距离一前一后走到了许愿树下,孙翔瞄他一眼,故意踮起脚尖把丝带系在了一个比较高的树枝上。

周泽楷把丝带系好,看着写了自己心愿的红丝带被风吹动,满意的弯了弯眼睛,然后朝孙翔走起,凑近了自家生气的小斗神给他顺毛,“看见了,就不灵了。”

“周泽楷原来你这么信这个?!”孙翔惊呆了,看着周泽楷有些呆滞。

周泽楷抿嘴笑笑。

无意中挖掘出枪王大大另一面的孙翔缓了缓,跟着周泽楷往那座建筑里走,走过圆拱门,走过青石板,正要走进主屋,突然想起自己看见了周泽楷丝带上两个字,这样......会不会不灵了?孙翔大惊,连忙问道:“你这么信那个,到底灵不灵啊?”

周泽楷牵着孙翔的手走进屋子,“你猜。”

孙翔说:“别闹,快说快说。”

孙翔的眼睛瞪得圆溜溜的,周泽楷的心也变得软乎乎,他顿了顿,温声道:“......心诚则灵。”

至于那丝带上写了什么。哎呀,风儿应该会知道。

————————:——————~————————
悄咪咪说一句
看到迎春花想到黄烦烦的是我……不知道为什么就想到了天天的文字泡,然后翔翔的思路就被我带跑了……

第一次写全职同人,还请多多关照~

下一篇还是周翔(〃∇〃)

感谢食用🌹